献给您,亲爱的祖国!

献给您,亲爱的祖国!

——《汉语成语小词典》珍藏本序

《汉语成语小词典》是我们在1958 年集体编写的,那时我们还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虽已时隔45年,可是当时我们日夜奋战进行集体编写的情景却至今难忘。

1958 年是所谓“大跃进”的年代。是年8月1日(给我们传达是8月5日),也就是45年前的今天,学校提出“科研大跃进”,口号是“苦战六星期,作出成绩,向国庆十周年献礼”。“大跃进”,用现在的眼光看,一般把它看作了“刮浮夸风”,“瞎胡闹”的代名词。不过在当时,“大跃进”是一股人们7法抗拒的浪潮。谁也躲不过,而且当时好像谁也没有想着要躲。学校提出要科研大跃进,我们语言班只18个人,搞什么?文学专业有80多人,人多势众,他们要集体编写一部新的大部头的《中国文学史》;我们18个人在短短的六个星期里能搞什么呢?当天全班就七嘴八舌讨论开了。鉴于当时没有一本用白话文来注释的、适合大中小学生使用的成语词典,大家就决定编写一本《汉语成语小词典》。

《汉语成语小词典》(第6版)

点击图片,加购好书

虽然当时处于不大讲科学、浮夸风四起的“大跃进”年代,但是我们在整个编写过程中,没有丝毫浮夸之气。北京大学严谨的学风深深影响着我们这些年轻学子,而且词典编写的科学性本身也要求我们采取紧张有序、踏实严谨、讲究质量的工作程序。

首先,当时虽然处于所谓“拔白旗,插红旗”的年代,把老知识分子几乎都编入了“白旗”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行列,但我们还是聘请了《新华字典》的主编魏建功教授和教我们现代汉语语音、词汇的周祖谟教授作为我们词典编写的指导老师和词典的最后审定人。在整个编写过程中,两位老先生早夕跟同学在一起,热心指导,认真审定;大家对两位老先生非常尊敬,虚心听取他们的意见。师生关系十分融洽。

《新华字典》第12版

点击图片,加购好书

其次,我们用了三个多星期的时间,大家分工合作、分秒必争地做了三件编写前的准备工作:一是从已有的语文工具书和有关教材、论著中摘录成语词条,并连同注释、例句一个个抄成卡片;二是从报章杂志、文学作品以及各种选集、论文集、散文集上收集语料,抄录包含成语的例句,做成卡片;三是在魏建功、周祖谟两位老师的指导下,全班同学反复讨论,确定了编写条目和编写原则。

在上述工作的基础上,开始着手词条的编写;而整个编写工作又是有层次、有步骤地进行的——班上设立资料保管员,负责整理和保管未编词条卡片、例句卡片和已编词条卡片。全班按三人一组,组成编写小组,每个人编写的词条,要在编写小组内讨论通过。全班成立了一个三人编审组,负责审核各编写小组送来的已编好的词条。改动小的,就由编审小组集体讨论修改;改动大的,提出修改意见后,退回原编写小组进行修改,修改好以后再送编审小组审核通过。编审小组审核修改定的稿子,送交魏建功、周祖谟二位老先生审定。同样,如果改动小的,就由两位老先生修改定稿;改动大的,得回到编审组反复讨论,最后编审组跟两位老师一起修改定稿。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